阿黑

一个鸽的艰难产粮之路(不是

【锤基】黑暗森林_02

 
AU,主锤基,副盾冬,提及绿寡,贾尼。沙雕童话向,原创人物出没,ooc。(附熊盾和真人贾)

瞎写,真的是瞎写,文笔渣(短小啊)

7.
        “我亲爱的小王子啊,您一定得去看看!”灰色的麻雀挥动着翅膀飞近他,轻快的声音里带着急切。
        Loki抹了一把额头上那莫须有的汗,厌烦似的挥挥手,“可别用你那肚子里的八卦忽悠我,你这可怜的小东西。”他没什么好口气。他可从来没喜欢过这些娇小、吵闹的笨东西,或者说他其实没喜欢过任何一只鸟儿,尽管它们是多么的漂亮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是个人啊,亲爱的小王子,您不能不管他啊!”小麻雀着急得在他的头顶上乱发。看在有正事的份上Loki才忍把它挥走的念头,“好吧好吧,告诉我,那个傻子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救救他吧,他昏在雪地里了。”小麻雀飞到于他视线平齐的地方,大声叫道。

8.
        他绝不想在冬天出去的,至少今天不想。
        凛冽的寒风刮得四周光秃秃的树枝直颤,天色有些昏暗,耳边是风残暴地卷过树林的声音。Loki有些庆幸他是住在森林里,而不是大山顶,至少他还有些树可以挡些风。
         小麻雀在前面带路,Loki在后面跟着,他们沿着已经被埋没的隐蔽森林小道,急促前行。只有前面飞着的那只笨麻雀急促而已,他根本不想要管这件破事。
         终于是到来目的地,那时森林边缘树与树之间的一块空地,干净的雪地雪地上,一坨黑褐色的长条状物显得尤为突兀。
        是个人。是个金发男人,体格尤其壮实,Loki简直觉得他那衣服下的手臂几乎比自己的小腿还粗。看衣着,似乎出自那个宅邸的少爷,一身深棕色绸衣看样子并不便宜。
        人已经昏死过去了,一张英俊的脸被冻成了暗紫色,脸上都结上了冰花,直戳戳地横在那,乍一看像是个早就咽了气的。Loki伸手去摸他的脖子,又探了探他的鼻息,还好,还有救,看来要是Loki不救他,他可能就得死在这儿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有主意吗?”一边的小麻雀看Loki碰了碰那人之后就站在一边不动了,着急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能把他抬回去吗?”Loki蹙眉看着地上壮实的男人。

9.
        Loki一边背着那个被冻僵的男人,一边骂着些无意义的脏话。他走得很慢,寒冷和身上的重量让他的腿几乎不停他的使唤,那人身上的寒气也一并传给了他,他的上下牙磕得咔咔作响。
        不是他的善良让他一个几乎快死的人背回家,开玩笑,Loki怎么会有善良这种奇怪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当他在做把男人驼在背上这一艰难动作时,他发现,男人的五官透着一份诡异的熟悉。当他翻了好几遍他的记忆,反反复复确认过后,他才猛然发现,这个人是那个记忆中的少年……

10.
        自从有记忆起,Thor的身后就总有那个那个瘦小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?”声音清脆又带着腼腆,直直地传进他的心里,这是小Loki第一次叫他哥哥。那时的Loki只有一岁半,他学会说的第一句话便是“哥哥”。
        圆圆的小脸蛋上露着可爱的粉红色,大而圆亮的绿眼睛能轻而易举地勾走任何人的魂,柔软温顺的黑发Thor永远都揉不够,瘦小的身体矮他半个头,这便是他记忆里的小Loki,几乎占据了他童年的所有喜欢。
        小Loki对他很是依赖,可他永远都安安静静地跟在Thor后面,一句话也不说,睁着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,从来不提任何要求,安静得要命。这是四岁前的Loki。
        四岁后的Loki似乎打开了这个世界的大门,他有了自己的兴趣,欲望和喜欢。他不再一味地安静而沉默,变得笑容满面和健谈。 但他依旧在Thor的身旁,只不过是变成了并肩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似乎Loki变得话里有话,半真半假,谎话连篇,Thor便开始读不懂Loki一些话的意思,也琢磨不透他的眼神。以前的Loki简单,好懂,眼神里往往是‘想吃糖’,‘困’,‘委屈’等一系列让他心软到化成水的东西。可是这时的Loki眼里却是他难以读懂的情绪和复杂的感情。
        他总是觉得Loki相当聪明,事实是他也确实很聪明。有许多他们需要学习的知识,Loki都是在家庭教师来之前就学会了。但他也才六岁 为什么十岁的Thor会读不懂六岁的Loki呢?
        他没来的及想出问题的答案,Loki就被送走了。

11.
        ——记忆里嘴角带着单纯笑意的金发男孩早就离Loki远去了。

12.
        Loki背着Thor,在他刚踏进家门的时候直接失力摔在了地上。和砖石的亲密接触让他的脸上多了片擦伤,干净整洁的衣服也沾染上了一层土屑。Thor还压在他的身上,这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。他咬牙不去理会颤抖麻木的双腿,努力从地上趴起来,把Thor背到床上。Bucky的床上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因为Loki的体温,Thor的脸色稍稍好了一点,但他已经没有恢复正常的体温,四肢已经僵硬。
        Loki已经被冻得浑身发抖,他他的脸色也没比Thor的好看的到哪里去,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冻得通红,正抑制不住的颤抖着。
        他无比艰难地用两手握了握拳,然后去剥床上人那被雪濡湿的衣服。
        一件件衣服下了,那人健硕的身体慢慢显现出来。犹如画家笔下的躯体强壮却又不失细腻,流畅的肌肉遍布全身,每一寸肌肤的纹理都无不显现着这身材的完美,可惜原本也应迷人的皮肤现在却是青紫色的。
        Loki很不客气的把该摸的地方的摸了个遍,然后用好几床厚厚的羽绒被将他紧紧裹住,便跟丢了半条命似的倒在那张火炉旁的躺椅上。
        这张躺椅似乎向来是他的领地,即使是Bucky也没有坐过。要是说有人其他的人坐过的话,那便是白鹿弗丽嘉了,那位优雅美丽却又无比善良的女性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弗丽嘉生前常坐的一把椅子。她会在夏天的夜里坐在躺椅上给Loki唱那来自于鹿群的歌曲,偶尔会做一些不符合她白鹿身份的针线活,或者是翻阅几本让她蹙眉的古书。那张被暖黄色炉火映衬着的脸,带着温柔而美好的神色,Loki难以忘怀。
        Loki想着床上人成熟的面孔,突然觉得有些想她。多少年了呢?他们有多少年没见了?他早就不记得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他把他给忘了,他把阿斯加德府给忘了,把时间也给忘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停顿良久,才恍然觉得寒冷刺骨,哆哆嗦嗦地换了身干衣服,便蜷在躺椅里,裹着床毛毯睡去。

13.
        Loki掐着时间醒过来。Thor的脸上已经比先前在雪地是好了许多,他又把床上的Thor弄进了浴室的木盆子里,盛上舒服的温水让他泡着复温。
        天太冷,温水很快便会凉下来,他只好搬来一张椅子,坐着看本书,不时试试水温,要是凉了,便添些沸水冲和。不久,Thor的皮肤终于开始发红,并且无意识地发起抖来,Loki终于可以放心地把他捞出来擦干,再裹进被子里。
        他又往壁炉里添了些柴,让炉火烧的更旺些。也许他该去尝尝那只毛色漂亮的花栗鼠做的布丁了。
        乳白色的奶油布丁放在厨房的火炉边的厨桌上,那儿的炉火虽说被使用过后就被熄灭了,但余温依旧可以确保布丁不会结上一层冰碴子。
        他端起布丁,软弹的质感让它在碟子里晃动了几下,他从橱柜里翻出一把瓷匙,舀了一块送进嘴里。细腻爽滑的口感带着甜腻的味道让舒服地眯了眯眼睛。花栗鼠的布丁向来都不错。他从储物室里找到了那桶甜美的葡萄酒,舀出了一杯来,又给自己煎了两根肉肠,这些东西也就是他今天的午餐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场似乎有些过于甜腻的午餐之后,Loki再次来到了Thor的床前。
        他已经恢复了正常脸色,只不过还略带了些苍白,迟迟不醒是因为冻僵后的嗜睡并发症。
        安静的脸上没有Loki记忆里的那份笑容,他甚至觉得五官已经陈旧革新,完全没办法与记忆重叠。可为什么他会那样肯定地认为他就是那个记忆里的傻子?
        不知何时手指已经伸到了那人眼睑的位置,在那薄薄的覆盖之下,便是那双蔚蓝、透彻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他曾一度无法忘怀的。

*错别字致歉,谢谢看到这的小宝贝儿。

【锤基】黑暗森林_01


AU,主锤基,副盾冬,提及绿寡,贾尼。沙雕童话向,原创人物出没,ooc。(附熊盾和真人贾)

讲真,我也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。

1.
       在这一片肥沃的土地,有一个阴暗而又诡异无比的角落——黑暗森林。传说森林的主人原本是这片土地北方,巍峨而又美丽的城堡——阿斯加德府中的三少爷,却因为心地黑暗如同深渊而被从小丢弃在在了最西边的森林里。
        原本的森林是枯荣而毫无生机的,但这一切似乎自打那三少爷——Loki来了之后,一切都变了样。
        树根变得无比曲长,它们翻入地下,开始贪婪地汲取着大地的养分——森林开始舒展。传说西方角落的森林开始不断生长,周围的湖畔渐渐枯竭,连顽强的爬山虎也离开了那片土地,只有森林不断长大。
        当然,这只是传说。
2.
        白雪覆盖了这片美丽的土地,它迎来了冬天。
        诡秘的森林被厚厚的云层而笼罩,不时有几只乌鸦惊飞而起,带着刺耳的叫声四散而去 ,除此之外黑洞洞的森林被斑驳的树影所遮蔽,再无任何声音,有关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光怪陆离。
        “——啪!”Loki不耐烦地把手里的茶匙甩了出去,一只乌鸦被精致的瓷匙打中,痛叫着飞了出去。这是落在木屋唯一的窗子上的最后一只乌鸦,刚才的那几只被他扔的书给吓飞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吵闹而挡住光线的臭乌鸦。”黑发的年轻人捧着用精致瓷杯装着的红茶,他因为乌鸦飞翔而卷进的风微微颤抖了一下,裹了裹身上的毯子往铺着厚垫子的躺椅里缩了缩,又嘀咕道:“这该死的冬天。”
        明明壁炉烧的很暖,他却依旧觉得冷,这是他从小就有的毛病。他那个名义上的父亲——odin告诉他,他出生在一块冰冷的岩石上,所以他才这样怕冷。是的,他无父无母。他那居住在阿斯加德府的父亲收留不足一岁的他之后,又将长到六岁的他遗弃在了这里——黑暗森林。
        他仅有的对阿斯加德府的记忆,是金色的窗户,温暖的炉火和金发蓝眼的爽朗少年。那里的冬天永远不会寒冷,他也从没觉得孤独。
        Loki捂住自己的眼睛,该死,怎么又想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杯子里的红茶喝了个净,然后把自己裹在毯子里。壁炉里的半干的柴火烧的噼啪作响,整个房间仅有的亮光就是壁炉和窗户,其他的地方一片漆黑。
        他总算在这个早晨感觉到了一丝暖意,这让他泛起些睡意。正当他快睡着的时候,门外的叫声让他清醒了过来,他望向窗外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阴影处耸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Loki!”那声音又喊了一声,Loki分辨出声音的主人,不情愿的穿上靴子,走出木屋。
        屋外积着厚厚的白雪,木屋门下的楼梯被完全掩盖,Loki走得小心翼翼。一辆雪橇车突然冲出森林的黑暗,几经颠簸后稳稳地停在了木屋前的空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雪橇上的人踩着军靴走下来,去解开前面的六头驯鹿。他看到Loki去查看雪橇车座间的物品,一边解开那粗绳子一边笑道:“怎么样?这片土地还没有我弄不到的东西。”
        车座间乱七八糟地堆着香肠、面粉、乳酪、果酱等过冬的食物,多得快要放不下了,真不知道这人是这么一间不落地带回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James,我的布丁呢?”Loki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。外面太冷了,他真的一刻也不想再耗下去。他只想知道那些该死的材料有没有被带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呃,在那儿,不过现在想要找到可能有点麻烦。”Bucky已经解开了驯鹿,他朝Loki走了过来,看了看车座间的食物。
        “well,你应该不指望我会帮你搬吧。”Loki瑟缩着肩膀,从食物堆里挑出了一瓶李子酱,他的脚已经冻得快要失去知觉了。Bucky摇摇头,他知道Loki是觉得不会在冬天帮他搬食物的,“并不。”
        得到肯定回答的Loki带着李子酱回了木屋。他添了些柴让炉火烧得更旺,然后从厨房里拿来了为Bucky温好的两份牛奶和一些干面包。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握着餐刀将面包切成片,并抹上厚厚的李子酱。准备好这些犒劳品之后,他又裹着毯子躺到了原来那张离壁炉最近的躺椅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又有了睡意。
3.
        Bucky忙着把那些过冬的食物一件一件地搬到厨房里去。这些是他今天天不亮就起来忙碌的成果,并且他还从有名的富商——Tony.Strak那里拿到了一桶正发甜的葡萄酒,这是他用十盒新鲜出炉的甜甜圈换来的。嗯……富商的癖好有些奇怪。
        他正在搬着那桶红酒的时候,森林里走出了一头棕熊。对,确实是一头棕熊,但他的毛色却比一般棕熊要浅上很多,接近金色。Bucky一直觉得Steve的毛色很奇怪,但他并不讨厌,反而很喜欢。
        “Steve?你不应该在冬眠吗?”Bucky看着那头带着奇怪金色毛发的棕熊,有些疑惑。Steve缓缓朝他走来,渐渐地变成一个人的模样,他和Bucky拥抱了一下,道:“普通的熊才需要冬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Well,Can you help me?”Bucky很轻松地接受了这个解释,因为Steve确实不是一直普通的熊,他才认识他不足半年,还需要很多时间来了解这只不一般的熊。
        “Of coarse,Bucky.”这只不普通的,金色毛发的棕熊所变成的人有着和他原本一样的金发,以及健壮的身躯,并且他还有一双摄人心魄的蓝眼睛,哦,天哪,Bucky每一次和着双眼睛对视的的时候都觉得要溺死过去。至于为什么Steve变成人的时候会有一身衣服,见过Steve人型多次的Bucky依旧说不上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因为有了一个壮劳力——Steve,食物的搬运速度快了很多,几乎没二十分钟,他们便一丝不剩地搬进了厨房,并且多亏了Steve的习惯(?),食物在储物间和储物柜里码得整整齐齐。
4.
        两人进屋便看见壁炉前的小茶桌上放着两份甜蜜的茶点,以及壁炉旁已经在躺椅上睡着的Loki。
        Steve尝了一口面包,酸酸甜甜的李子酱的味道立即灌满了整个口腔,是Bucky喜欢吃的味道。他看着Bucky甜蜜地品味着嘴里每一个角落的李子酱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似乎睡得越来越频繁了。”Steve看着毛茸茸的毯子里露出的Loki的脸。“嗯,其实其实我觉得……”Bucky蹙着眉,他和Loki同居一年以来,他似乎发现了什么,但他不敢确定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森林汲取的,是来自于他的养分。”Steve默契地接着他的话,有些艰难地说道。两人无声对视,眼中有着默契的复杂和沉重。
5.
        Loki醒来的时候,那个不大的厨房里和储物间中已经整整齐齐地码着各式各样的食物,厨房中央的长桌上放着几节香肠和他喜爱的布丁粉。
        棕麻袋子的一脚压着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的纸条,上面写着:
        “嘿,今年森林的冬天可比往年冷多了,我得和Steve去布鲁克林的酒馆子里大喝一通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ucky”
        “恋爱的酸臭。”Loki抽出纸条,有些愤愤地把它团成一团,扔进火红的炉火里。
        Loki并不能明白Bucky和一只金毛熊的感情,他觉得这根本就不正常,而且Bucky居然宁愿带一只熊去酒馆,也不带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捏了捏眉心,天气太冷了,他太想吃布丁了,这一切都很糟糕。
        黑暗森林自从入冬以来,似乎就没再被阳光疼爱过了,那些金色诱人的光线似乎只怜爱着一个地方——阿斯加德府。也许正是没有阳光,他才会感觉这样冷。哦,该死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打算自己做些布丁,他太喜欢那甜腻爽口的味道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用一个瓷盘从那一袋布丁粉中舀出一下,然后小心翼翼倒水。森林里的水基本上都结冰了,就是没有结冰的,也带着冰碴,翻泛着丝丝寒意。Loki绝对不想碰上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“Oh,god,您是在做布丁吗?”从窗外翻进来的一只松鼠这样说道。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Loki一跳,他还是不小心把冰水撒在了手上,还弄湿了自己的靴子。
        他冷得一哆嗦,微带怒意的眼神看向窗户边的罪魁祸首,“你是想害死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 漂亮的花栗鼠被那尖利的眼神震慑,小心地往后退了一步,摸摸自己的耳朵道:“呃……我并非有意,还请您原谅。”它看了看那盘布丁粉,“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做些布丁。”
6.
        Loki并没有拒绝让Wanda帮他做些布丁,因为他确实拿那些甜腻的粉末没有办法。
        当然,Wanda也不是一只普通的花栗鼠。一个拥有着及腰金发的美丽少女正在厨房忙碌着,有谁会知道她是一只长着可爱的大板牙的花栗鼠呢?
        不管是Steve也好,Wanda也好,他们都是Loki这个破旧但温馨的小木屋里的常客了。从Loki第一天来到森林起,他们就住在着了,他们是黑暗森林的原住民。Loki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,而他们是被Loki的恶作剧投喂长大的,这一点没有任何人有异议。
        Loki六岁的时候被遗弃在了这个森林,他是被白鹿弗丽嘉扶养长大的。不过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弗丽嘉就死去了,之后他只好一个人在这片森林里生活。于是他便发现了这片森林的秘密。
        森林里的动物大多数都会说话,要是再厉害些的就可以变成人类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都是他在弗丽嘉死后才知道的。据Steve所说,原本的黑暗森林只是一片死林,是阳光都不愿流连的枯竭之地,是Loki的到来才让森林渐渐复苏,恢复生机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不是真的Loki并不知道,太多年过去,他早就忘了自己刚来的时候这是一片怎样的森林。他唯一记得那时的事情,是永无止境的黑暗,漫漫长夜,和席卷全身的寒冷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次他没有躺回躺椅上,而是换上干爽的靴子和厚实的手套,绕到木屋的后面。他得劈些柴,要想熬过冬天,首先得让自己暖和起来。他一边费力地用笨重的斧子把圆木桩子劈开,一边毫无意义地咒骂着天气。
        幸运的是,今天没有下雪,但风依旧很大。他的厚风衣被吹得猎猎作响,原本身材就细痩的他在风中看了就像是要被吹跑一样。他裸露在外的脸颊因为寒冷而变得苍白,本就细嫩的皮肤现在更是接近透明,及肩的黑发在空中肆意地飞舞,这一切无不映示着他姣好的美貌。

*错别字致歉。